主页 > H生活书 >女vs.父:从音乐到政治张悬台独宣言(中)

女vs.父:从音乐到政治张悬台独宣言(中)

来源:H生活书 2020-07-01 14:23:49

张悬衷心感激地说她爸爸焦仁和是守护在她的后面的背后灵。张悬不肯唸完高中就放弃学校去搞音乐,20岁签下合约录了专辑,公司却不肯发行,直到2006年,5年之间只能浪迹台北各小LiveHouse,要怎样能帮她度过这些惨淡岁月也真为难了她的背后灵。

女vs.父:从音乐到政治张悬台独宣言(中)

这一位背后灵曾经对他另一个和张悬同样令他头痛的子女説:「你学音乐,我就要去地下道探望你了,看你表演什幺乐器。」我们不知道这様的一位背后灵有没有跟在她后面到一家家LiveHouse去呵护她,但没有这位背后灵我们实在无法想像她怎样可以走过那些「绝望」的漫漫岁月。

听说幸运的时候背后灵也是指导灵。可以指导她跟着自己的方向而步步正确,步步顺遂。

那幺焦仁和也是她的指导灵吗?中国亢奋的乡民说:

「张悬是为了跟她爹对着干?她爹一直热衷于祖国统一。」

我们并不知道她们父女俩是不是在国家认同上真的对立起来,但成群结队批她的中国郷民很笃定地认为是,认为她完全不受焦仁和的指导以致于离经叛道。

焦仁和,1948年年底出生在中国但是第二年就家人随国民政府来到台湾,在台湾长大。但是他热爱中国文化,钟情京戏,2000之后他到中国去,他说他每到一个地方,就有历史故事开始在脑子里迴旋。从孟津、中牟走过,脑子里就会冒出京戏《钓金龟》、《捉放曹》等等的剧名。他说「我是标準的中国人,喜欢中国的诗、词、古文,中国的艺术文化」,自豪「文化的认同上,甚至比一些大陆的中国人更中国人」。看来他这样讲应该并不过火。

这样的一位焦仁和,当他1990年代做海基会秘书长时曾说他的立场是相信「中国一定会统一」。如今他当背后灵守护长大的女儿,竟被中国郷民封为台独宣传家而暴红。以前大家这様介绍:「张悬,焦仁和女儿」,如今一旦改成「焦仁和,那个台独张悬的父亲」不知做父亲的是什幺感想。

这离奇,但是,他们父女故事还有更曲折,更难以想像的。

今天国民党的立场是「92共识,一中各表」,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大家也知道「92共识」四个字是苏起在2000年发明的,然而,知道被戴上「92共识」帽子的「一中各表」这4个字或「一个中国各自表述」8个字是1995年由焦仁和发明出来的并不多。1995年他归纳了国民党的《国统纲领》的精神提出了「一中各表」的说法。

《国统纲领》和「一中各表」的提出,是要在台湾气势一天天升高的台独诉求,和北京咄咄逼人的只有一个中国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唯一合法代表的主张的两极夹击下找一个避风港来保护中华民国让青天白日旗可以被举起。

没想到,只不过披了接过手的青天白日旗,说了NATIONAL flag,讲了myCOUNTRY,张悬连「中华民国」4个字都没有表述便被进阶,以宣扬台独给她来个痛批。「张悬台独」的话题就登上热门排行榜,在微博上吵翻天。

我们并不知道她们父女俩是不是在国家认同上真的对立起来。但是我们听到父女两个人口径一致,同样强调两岸间,大家应该「加强沟通。」

然而沟通谈何容易,不要说两个国家间──说两个政治实体好了──单单两个人间──甚至一对父女,父子间的沟通有时都是非常艰鉅的工程,焦家父女,父子就正好是最经典的例子。最讽刺的是音乐本来被认为是具备了跨越语言的,最好的沟通媒介,比如,从印欧语系,阿尔泰话系……直到汉藏语系都有听贝多芬的人,但是音乐正好是焦家沟通最窂固的障碍。焦家儿子欣赏古曲音乐,父亲説「哇,一天到晚鬼叫鬼叫,哎哟,吵死人。」父母齐说电视播放小泽征尔指挥维也纳爱乐的新年音乐会节目是「哎呀,是个疯子啊!游民啊!在那边跳难看死了。」

相对的,儿子对父亲喜欢的平剧评价是「每次形容歌剧女高音,都说像什幺鸡被踩到脖子啦,平剧还不是一样?啊啊啊惨叫。我喜欢崑曲还多点,不吵。」用最好的沟通媒介音乐沟通的结果是父亲先用水泥把父子房间中间的一扇门封起来,然后儿子把父亲房间全部做隔音墙。父亲对儿子的古典音乐态度如此,对女儿的摇滚我们就不知道如何了。

由此可见音乐虽然号称具备了跨越语言的界限,最好的沟通媒介,但是除非经过学习,否则显然难以跨越文化的界限。我们是遇到这样的情境:文化的意义网络提供了内部最有效、细腻的沟通媒介,但也往往会产生对外封闭的作用,甚至音乐都常常被屏蔽在外。

世代,东/西,本土/中原,划出的文化界限是如此锐利,以致于他们父女虽口径一致要加强沟通,但是在音乐上的沟通到现在看来仍然乏善可陈。

再把沟通放到父女之亲情的沟通吧,这我们虽然知道的很少,但从他们的自述中仍可以见到是甜蜜又艰鉅的。叛逆,一挻而走险便行走江湖生性正好和父亲相反的张悬这样说:

「爸爸是一个行事低调、严谨的人,小时候对他充满好奇,又怕又渴望亲近。现在,爸爸也变得和蔼可亲起来,两人之间的交流也(才)多了许多。」

可能由于沟通太困难吧,父女反而对沟通更加珍惜,更加觉得必要,非常凑巧的这对父女一旦一个进入官场游走两岸,必须在美/中/台;蓝/绿/社会大众;统/独;传统中国/本土台湾等等各路人马坚持的价值对立夹缝中进行沟通,寻求出路,一个进入流行音乐界,则要在流行VS.独立;体育馆VS.livehouse;主流VS.地下;文青VS.愤青VS.小资;革命VS.抗议VS.顺从;流行VS.脱俗;唯美VS.批判现实;左VS.右VS.逃逸,地上VS.地下,各式各样对立的夹缝中游走沟通。 

儒雅焦仁和面对崛起大国,险峻的国际局势,立场必须坚定,但做法必须柔软,一中各表就是在这原则下採取的策略;叛逆张悬面对的处境同样险峻,在矛盾夹击间她同样採取了立场坚定,抗议柔性的策略,更奇特的是如今在焦仁和退出政坛后,张悬竟然轰轰烈烈地处理起本来属于焦仁和要处理的台湾如何表述自己的政治问题来了,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这究竟纯粹是命运的巧合呢,还是结构性的,大环境下的必然?看来两者是汇流了。唱歌是小事吗?但歌者的能量到了一个程度,她大概就会被推上去和结构碰撞,大众的阿妹如此,小众的陈昇如此,今天轮到张悬堂堂上场。

张悬,小清新,她的做法注定是柔性的,调子和焦仁和一样,其间尺寸的拿揑,意外地做到了不可思议的成熟精準,丝毫不输他的背后灵;而当她的父亲说「她是一个单纯的歌手,绝对不是一个…怎幺样说呢,非常了解政治或是玩弄政治的人。」她也的确不玩弄政治,但是很正面地却説她不迴避政治,这裹她提出了和优雅的上一代鲜明差异的文化立场:

正面面对而不迴避,真正的沟通才可能开始。

相关热门推荐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mg电子平台代理|享受美酒佳肴|分享时尚心得|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ag9999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优德亚洲官网